栏目导航

时尚新闻 法律在线 娱乐新闻 金融新闻 科技前沿 星声星语 军事新闻 健康新闻 历史咨询 旅游新闻
时尚新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

【作家】请欣赏丁静、王粉利所作美文_情感频道_东方资

发布日期:2020-09-15 04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驴的职责就是这样,除过冬季,它总有耕不完的地,地耕不好,粮食就长不好,缺乏粮食的农民给公家交不起粮,自家吃不饱,贫穷的滋味早已经尝够,那记忆像毒蛇一样,吐着信子。

在十多年前,每当我走近家门附近的驴圈,就能听到毛驴“啊呃啊呃??”的叫声,它的耳朵很灵,听到自家人的声音,就会叫。它把嘴巴搭到圈墙上,一边瞅着我,一边不停地叫,它认得我,一定是用这种方式表示欢迎。它和猪狗羊一样都是农民家中的一员,现在它们一个个离开了这个家。只见驴圈墙夷为平地,上面种上了花草树木和蔬菜,唯有驴住过的一眼窑还在,里面装着添炕的柴草,却不是驴粪,每当添炕的时候,我们就会想起驴粪是很好的燃料,想起家里养过的毛驴,这只是它贡献的九牛一毛。

原标题:【作家】请欣赏丁静、王粉利所作美文

父亲每次耕地前,会在四点左右给驴添草,驴吃草,人喝茶,五点左右,隐约能看见地,通宝高手坛沦,就匆匆赶着驴上地,地里杂草丛生,盘根错节,楔子一样嵌入坚硬的土地,为了耕的更深,父亲常用棍子狠狠地压在犁上,毛驴每走一步都要使很大的劲,可为了多耕地,毛驴稍有怠慢,它的屁股上就会落下鞭子。

驴的职责是耕地拉车推磨等,像那收割完粮食的大地,需要一遍又一遍地耕耘。

毛驴喘息着,浑身流汗,父亲也大口喘息,人受不了了,才让驴停下来。当太阳施展淫威,人到树下休息,喝水吃馍,驴暂停在地里,笼头里的嘴巴不停地挣扎,它时不时看一眼不远处的耕地人,肚里咕咕作响。一直耕到大中午,人根本走不动了,驴的身体也透支了,这时候才卸下犁。

我回家的时候,田野里的夏粮已经收了,广阔的田地里,旋耕机在轰鸣,再也听不到吆喝毛驴的声音了。

怀念毛驴

□ 丁静